http://www.pariswalksdvds.com

尽管他最近的作品所收到的评价并不好

  影片从头到尾的摄影都非常美,那些画面在脑海中挥之不去;其中奧古斯特·迪赫瓦莱丽·帕赫纳的表演尤为突出,足够为他们赢得奖项。迪赫饰演一个勇敢的丈夫,他勇敢地站出来对抗战时德国的纳粹统治势力。

  而且是他自《生命之树》后的最佳。并脚踏实地。”《综艺》说这部影片看起来感觉“令人震惊地有意义”,这部影片在戛纳收到的评价大多是正面的,《Indiewire》说道:“马力克终于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信仰,

  马力克喜欢用话外音的方式,但他又一次有点滥用这一方式了——画外音在弗兰茨和他妻子间不停地转换,如果能让角色间直接对话,效果可能会更好。在纳粹确保了对法国的胜利后,农民们被免除兵役,并被允许回到家乡工作。一回到家,弗兰茨就开始对妻子和当地神父说,自己不相信战争或纳粹能解决问题。神父提醒他,如果在公共场合把这些都说出来,他可能会被枪决。

  然而,这部影片2小时53分钟的片长还是过于久了,如果能重新剪辑一下,控制马力克一些冗余的内容会更好——在头一个小时里,重复的镜头太多了,这使得叙事显得沉闷缓慢,甚至有失去观众注意力的风险。如果真的因此让观众看不下去,那真的是遗憾,因为本片最后三分之一非常动人。观众们如果能坚持看完,一定会觉得这很值得。

  马力克的《生命之树》,可以说是文艺电影装X届的皇帝新衣。后来的《通往仙境》《圣杯骑士》《歌声不绝》,并不是比之前烂,而是完全传承《生命之树》,连镜头调度都差不多,无非换几个演员,换几句不知所云的独白台词,然后毫无逻辑地剪辑在一起而已。后面几部被差评,无非是评论家们才反应过来,自己被导演嗑药过头以后摆了一道。跟此前外国女画家把幼儿园女儿的涂鸦传到网上,说是某当代艺术家新作,被艺术圈热捧,个个评得头头是道一个意思。

  马力克使用那些展现努力工作、相爱的年轻夫妇的画面,缓慢、充分地表现了他们简单却充实的生活。他们的劳动很艰苦,但是是值得的;阿尔卑斯山脚下的乡下生活十分悠闲,他们居住的基督徒社区中,人们也紧密联系,欣欣向荣,但他们看似天堂般的生活却危机四伏。

  但弗兰茨的内心骚动,他的宗教信仰使他拒绝屈服于来自村子几乎所有人的压力——他们已经接受了那种民族社会主义,有些人还乐于如此,这使他不可避免地要做出选择,而这种选择,就是最后的牺牲。

  新华社香港5月19日电(记者丁梓懿)香港特区政府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19日表示,近年来香港女性与内地男性结婚的比例不断上升。

  马力克运用黑白新闻短片式的镜头,穿插展现了那些希特勒崛起的早期时光。奥地利那时已被吞并,当战争爆发,弗兰茨不情愿地去到法国打仗,他的妻子和妻子的姐妹则留下经营农场。他写信问妻子:“我们的国家都发生了什么?”我们知道,这并不是一个与纳粹同流合污的男人。

  几乎没有导演能像泰伦斯·马力克那样使电影界着迷,尽管他最近的作品所收到的评价并不好,他的名声也因此受到了影响。但日前在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首映的《隐秘的生活》,标志了他的归来,至少是

  迪赫把这个正派、安静、虔诚的男人刻画得令人意外,他就是不能相信自己认为是根本性错误的事情。在他拒绝签署一个宣誓效忠纳粹政权的文件后,他被逮捕,并送往柏林的一家监狱,还被贴上了叛徒的标签。他被殴打,被羞辱;但即使在那,他还是付出并得到了一些小小的善举。在当时的德国和奥地利,甚至受恶魔控制的整个欧洲,这意义相当重大。

  这位独来独往的导演从不接受采访,他以当代经典《不毛之地》《天堂之日》(1978)赢得了可观的名气;但之后漫长的20年,才以战争史诗《细细的红线年凭借《生命之树》赢得戛纳金棕榈,但之后却交出了一系列令人失望的任性作品——,大多都是脱节杂乱之作。《隐秘的生活》则有着清晰、线性的叙事,这也令人观感舒适。

  《隐秘的生活》根据真实故事改编,那位充满良知的反抗者最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知道这一点的话,沉重结局所带来的冲击将会更加强烈。迪赫(代表作)饰演弗兰茨·杰格斯泰德,他是一名奥地利农民,与妻子Franziska(Pachner饰)和年幼的女儿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,但战争却突然侵袭欧洲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